时分彩票

追火车

“我去拍火车很多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去的,比如去非洲和巴基斯坦,我只去看火车,所以找玩伴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。”

2016年,南疆铁路德代沟到德文托盖区间,西安开往阿克苏的K169次经过,拍摄于寄宿的牧民家旁。

2014年8月14日,缅甸。曼德勒机务段的东方红21型机车。

2018年,马来西亚沙巴州,山林间的小火车突遇塌方,火车司机等待救援。

 

火车迷现在越来越多了,绝大多数是男车迷。什么年龄的都有,有的喜欢坐火车,有的喜欢研究火车技术,有的喜欢火车模型。我属于比较喜欢拍火车的那种类型。

跑了那么多地方,王天成还是那句话:“只要有火车的地方我都想去看看。”

印巴铁路也是王天成非常喜欢的铁路线,他说:“火车穿越印巴边境的时候,会有骑兵随火车一起跑一段路,路不多,但是很慢,骑兵一直跟着跑20多分钟,到国境线为止。火车这一段开得很慢,我猜测一个是礼节性的行为,另外一个可能是防止偷渡。那火车没有门锁,车开得又很慢,很容易跳上跳下,车顶车底都可能藏着人。”

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,我每天都会缠着爸爸搜火车的照片,觉得看到火车就很开心。后来自己上网,在论坛上认识了很多火车迷,不少都成了朋友,有些到现在还经常一起去拍火车。

2015年,大连车间,牵引归来的DF4D机车准备入库。当时大连还在运行的内燃机车已经屈指可数,现在这趟列车也已经停止运行了。不知道这个转盘是否还在使用?

今天,我们讲的,是他和火车的故事。

2018年,柬埔寨金边。时速不到5km的机场快线,车厢里面没有灯。

“林碧线在大兴安岭的呼中区,2016年初,我约了两个火车迷朋友,平均每人一百多块钱包了一辆夏利车,在大兴安岭追着火车拍照。我们在一个点拍到了火车之后,马上开到下一个点,在雪地里等火车。实在太冷了,但是很值得,那个火车真的有感觉。”

2016年,蒙古纵贯铁路。

“我去过阿富汗土库曼斯坦。还有非洲的坦桑尼亚赞比亚埃塞俄比亚吉布提……东南亚除了东帝汶,南亚除了尼泊尔斯里兰卡不丹马尔代夫,其他地方我都去过了,”

这些照片的作者叫王天成,黑龙江大庆人,他是一名95后,23岁。2017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化工系。

2015年,甘肃白银的蒸汽机车。

去年4月份,王天成去了非洲,拍下了坦赞铁路。“非洲也是长大后有经济能力了才去的,去坦桑尼亚拍坦赞铁路用了十几天时间,花了8000多元,其中机票就要4000多元。坦赞铁路也是我坐过单次时间最长的铁路,全程我坐了60多个小时,不过这中间还包括了晚点的十几个小时。”

王天成为什么会喜欢火车?那得从他三岁说起。

1998年时我3岁,爸妈在大庆工作,我的老家在讷河,爸妈每过个把月就要带我坐火车从大庆往返讷河,一趟大概五六个小时。记得有个节日,爸妈带我坐火车去探望爷爷奶奶,我到现在脑子里还有那时候的画面,是个大清早,灯光不是很亮,我看到硬卧车厢里的颜色黄旧,内饰也很旧,过道都是绿色的漆……应该在那个时候喜欢上了火车。

还有一条国内的火车线路,是王天成心里的No.1,那就是南疆铁路,尤其是鱼儿沟到和静之间这段只有一百多公里的精华路段。他说,因为这趟线路垂直落差一千米,穿越吐鲁番盆地,经过戈壁高山草甸苔原冲积扇砾石滩和沙漠等变化万千的地貌。不过这条线路在2015年初,被新修建的吐库二线所取代。但在此之前,王天成开展了一系列的“抢救性拍摄”,留下了许多影像资料。

2016年初,慢慢悠悠的火车行驶在林碧铁路被积雪覆盖的铁轨上。目前该列车已改为轨道车牵引隔日运行。

在拍摄火车的这些年里,给王天成印象最深的有三条铁路。

2013年1月25日,辽宁省锦州市八角台镇八角台电厂。18岁成年的第一天,与最惊艳的蒸汽机车库相逢,现在这里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。

2016年,滨洲铁路T5008次经过。

照片请上传快拍快拍网(www.kpkpw.com)或下载快拍快拍手机客户端(详见二维码),上传到“我的摄影故事”频道,小编会联系你。

一条是国内的,从林海到碧水的林碧线。

他喜欢两样东西,一个是自然科学,通过生物竞赛进入浙大,选择了化工专业;另一个就是火车,这10多年,跑了20多个国家,就为了坐火车拍火车,照片拍了十几万张。

快拍快拍征集“我的摄影故事”。

王天成已经去了三次印度了,每次都会去看看那边的火车,同时也在做他关于印度的摄影专题“印度华人在加尔各答”。

2016年,辽宁阜新的上游型蒸汽机车在退役前留下最后的纪念。

记者卞辰斌摄影王天成

一到假期,王天成就跑出去坐火车。从初三开始,他就自己一个人去坐火车,坐着坐着,从国内坐到了国外。他说,家里不仅不反对,还很支持。一开始去坐火车的费用,都是家里给的。因为照片拍得不错,还在上学的时候,就有人找他去做培训商业拍摄,加上稿费,已经能够支撑他去找火车了。

2010年,南疆铁路乌斯特—哈尔格区间,阿克苏—宝鸡的1662次经过。

2018年,马来西亚沙巴州铁路,火车沿着热带雨林深处的河岸以10-20km/h的速度颠簸前行。

2018年,孟加拉国库尔纳市,机车在雨夜中连接车厢准备出发。

2018年,马来西亚沙巴州铁路保佛-丹南段,列车在丛林中穿行,车厢改装自旧货物列车。

“我这个人好奇心很重的,感兴趣的东西我都想搞清楚,小学的时候,那些火车技术的书我就随便看了,后来初中上课,我天天看的书里,大概看的10%都是铁路专业的书,有关火车的情况我基本都知道得差不多了。”

显然,对于火车,王天成还是没看够,不过接下来他准备休整一段时间了,他想去申请国外的研究生,还是老本行,化工类专业。但是火车,想必是他怎么都割舍不掉的情怀。

我从小学四五年级就开始拿着相机瞎拍,初中开始,算是认真拍照了吧,什么都拍,除了拍妹子其他都行。喜欢火车也算是我喜欢拍照的一个原因吧,一开始拍没见过的,稀奇的,后来变成了抢救性记录,因为火车也会消失。

长大后,让王天成对火车更有兴趣。